第180章 旧怨
书名:灵域 作者:逆苍天 本章字数:2400字 更新时间:2020/09/28 19:27:25

“你是谁?”

冯蓉也是脸色一变,冷冷看着带着面具的血影,眼神渐渐凝重起来。

幽暗夜色下,这条偏僻的街区,这个僻静的大宅内,充斥着一股沉闷至极的气氛。

琅邪本已动身离开,却因为血影的一句话,又忽然回头。

“你到底是谁?”琅邪再问。

血影残毒的眼中,流露出浓浓恨意,“你别管我是谁,你只要知道我尊敬师傅即可!我这些年来之所以要活着,就是要杀你琅邪,灭掉你这个弑之人!”

“天禁!”血影突地厉喝。

浓浓血色云团,如苍穹之壁,忽地从天上压迫而来。

一股令人灵魂崩灭的杀意,从血色云团透射而出,在一道道猩红血芒中,一头仿若鲜血凝为的巨鹰,突地从云团内冲出,朝着琅邪扑杀下来。

与此同时,一个瘦小干瘪的身影,悄然在这里的石塔上浮现出来。

此人六十七岁的模样,身穿一件灰褐色长衫,枯爪一般的左手,提着一柄白骨制成的长剑。

那骨剑宽只有三指,没有一丝光泽,看起来并不起眼。

“帝十九!”然而,冯蓉一看到他现身,几乎瞬间惊叫起来:“琅邪小心!”

“帝十九!”琅邪沉喝,眼睛变成猩红如血的颜色,一股浓烈到刺鼻的血腥味,忽然从他身上蔓延开来。

“起!”琅邪伸手指向那巨鹰。

一点血色,从他袖口飞逸出来,瞬间凝为一杆染血长矛,长矛一出,这片空间突然传出凄厉至极的啸声。

如有数不尽的冤魂恶鬼,在阴司炼狱在哭嚎,在疯狂的咆哮。

啸声来自于那一杆血矛!

“噗!”

血矛刺透巨鹰,扑鼻血腥味扩散中,血矛继续往天际的血云捅去。

琅邪不再去看头顶,而是咬破指头,以一滴体内精血点在胸口,一点血光闪耀出来,如星火渐渐燎原。

数秒后,血光在琅邪胸口闪烁着凝结,化为血红色灵甲。

血光继续闪烁,灵甲在他全身凝结,覆盖他胸口、后背、双肩、臂膀和腹部双腿,极短时间,血色灵甲将他身躯全部裹住。

灵甲如龟壳,表层有着细密繁复的精美花纹,那些花纹如一条条筋脉,里面有丝丝缕缕鲜血在流动着。

只是看上一眼,就让人觉得那灵甲不同寻常,让人觉得那灵甲内部必然暗含某种神妙。

“琅邪,我今天走不掉。”元天涯的笑声从地底传来,“血矛是器具宗的甲胄,一旦血矛被灭,器具宗立即将会崩溃,那些平日里尊贵的炼器师,都将成为各方俘虏,被囚禁在各方牢笼中,为我们专心炼器。”

“我们已经受够了那些炼器师的臭脾气!”元天涯在笑声中走出。

如一缕残魂,他在冯蓉和以渊身前冒头,他还对冯蓉和以渊从容一笑,旋即忽地飘忽离去。

他也朝着琅邪而来。

“血影,你只要将血矛的冯教官困住就行,琅邪就交给我们了。”元天涯吩咐道。

也在此时,暗楼的楼主帝十九,手中的骨剑忽然朝着琅邪挥出。

一剑起,剑势如虹,无坚不摧。

“啪啪啪!”

骨剑挥动的前方,一栋栋数十米高的石楼,突然间粉碎炸裂。

在漫天爆碎的石块中,一道森白剑芒仿佛地龙翻腾着,将沿途石楼纷纷冲撞粉碎,直朝着琅邪捣去。

而挥剑的帝十九,在那森白剑芒摧枯拉朽前行时,忽然间消失。

倒是元天涯,如一缕残魂般,在漫天石屑中紧跟着森白剑芒,也朝着琅邪而来。

“血影,你到底是谁?”冯蓉寒着脸,冷声问道:“我想知道,我应该称呼你为师弟,还是称呼你为师兄?”

血影毒蛇般阴森的眼中,忽然间流露出一丝诡异的柔情,他深深看向冯蓉,道:“你应该喊我师兄。”

“我知道你是谁了!”冯蓉遍体生寒,突地厉声叫道:“你为什么还没死?”

“弑师的琅邪未死,我怎能先死?”血影嘿嘿怪笑,“我们都是被师傅一手带大,被师傅从小教导,琅邪不但不念师情,竟还敢大逆不道弑师,我被师傅教导了这么多年,总要为他讨回一个公道!”

“师傅自己该死。”冯蓉冷哼。

血影眼中先前的柔情,因为冯蓉这一句话荡然无存,他突然暴躁厉喝:“贱人!你也该死!”

话落,他在月光照耀下凝成的影子,竟诡异蠕动起来,如化为一只血色妖物,猛地朝着冯蓉扑杀而来。

“血之凝形术!”冯蓉心神一惊,突然间往后掠去,往院子外面挪动。

一只模糊的血色影子,几乎贴着以渊的身子掠过,直朝着冯蓉而去。

在那血色影子临近以渊的时候,一股嗜血残暴的气息,仿佛逸入以渊体内,让以渊轰然一震,内心的种种邪念杀意像是被瞬间激活。

以渊一声不吭的拿出他的大雨伞,将雨伞撑开来,忽然朝着唐思琪和莲柔走去。

血影还在院子内坐着,并没有冲出去追杀冯蓉,似乎很放心他放出去的影子。

眼看着以渊行来,血影忽然又阴森森道:“紫雾海的人要你活着,但前提是你乖乖巧巧,如果你想从中搅合,我不会给紫雾海那边面子。”

“我不管你们和血矛有多少旧怨,也不管你们想如何来分刮器具宗……”以渊看着血影,语气惊人的平静,“我只要这个女人活着!”他指向了莲柔。

血影忽然皱眉,他回头看向莲柔,想了一下,道:“不是这个女人?”他点向唐思琪。

“我要的是她!”以渊的眼睛,直直看着莲柔,没有多望唐思琪一眼。

血影明显愣了一下,他桀桀怪笑了两声,忽然点了点头,说道:“小子放着小美人不要,却偏偏选了一个丑丫头,我看你要么瞎了眼,要么脑子不好使。”

以渊哼了一声,只是看着莲柔。

“那丑丫头没价值,我也没有兴趣,你想要就拿走吧。”

血影挥挥手,明显没有将莲柔当一回事,也不想因为一个没有任何用途的莲柔去杀以渊,所以他大度的让出莲柔,也算是卖给紫雾海那边一个面子。

他残毒的眼睛,只是在唐思琪惹火撩人的身姿上游弋,时不时嘿嘿一笑。

显然,性感妩媚的唐思琪,才是他的盘中餐。

就在此时。

一团冰光在院子内凝现出来,在冰光闪烁过后,先前诡异消失的秦烈,又一次诡异的重新出现。

……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